2020年度榜样社群建设和榜样文化工作先进工作者、优秀管理者评选活动揭晓  第四届全国榜样春晚延后举行  第四届全国榜样大会在京举行  【中国教育台报道】第八届全国榜样代表大会:以榜样的力量引领前行  2019榜样大会6月将在京举行  2020第一次全国榜样文化工作理事在线扩大会议2月19日在北京召开!  2019年1月19日,2019榜样春晚在京成功录制  2018年6月,《2017年度身影全国榜样人物访谈录》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2018年9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委员会复函,同意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食品发展协同创新工程办公室受邀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榜样大会定于2018年6月16日在北京召开  2018年3月12日中央电视台以《榜样的力量》为题推出2018榜样春晚特别专题  2018年1月18日2018榜样春晚在北京录制成功  2017年2月,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决定第五届中华榜样论坛于2017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委会榜样文化项目专家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6年11月18日下午14:00,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身影》节目中心、《晋京榜》全国社区文化大舞台系列活动组委会和中华榜样论坛组委会主办的2017华人好春晚在北京博纳星辉剧场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6日,经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批复,正式成立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华儿童文化促进会考评委员会副会长杨少君担任主任。  2016年11月2日,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约谈《身影》节目总监制杨少君,就《身影》节目的未来发展给予了诸多指导和意见。  2016年10月29日下午14:30,《身影》节目应邀组建中华榜样朗诵艺术团参加北京电视台等单位主办的“寻找首都最美小义工”活动启动仪式,杨少君、李德胜作为与会嘉宾接受小义工佩戴红领巾,并共同宣誓。  2016年10月16日,由文化部备案、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和中国老年学会科学养生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老年节久久老年会邀请中华榜样艺术团参加演出。  2015年12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身影>是怎么成为“榜样栏目”的》为题报道了《身影》节目的发展历程!  2010年7月,《身影》节目被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选进《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精选》  2015年1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榜样驿站”将在全国设立》为题报道了中华榜样论坛在全国设立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工作。  2015年12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了《身影》节目对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的访谈。  2015-12-30,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网对中华榜样论坛在革命老区涞水设立全国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报道。  2010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向共青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全国铁道团委,全国民航团委,中央金融团工委,中央企业团工委等单位发文中青办发【2010】53号文件,推广《身影》节目工作经验(《四类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大纲>附案例集》)。  2017年6月16-18日2017榜样文化交流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由榜样驿站(北京)总部委托申请《榜样档案》41类商标获准注册  2019年3月18日,第八届国际诚信节在北京成功召开 
首页
新闻详情

第194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 红军后人弘扬革命传统,伟大民族复兴中国梦

第194期身影榜样人物在线访谈:

红军后人弘扬革命传统,伟大民族复兴中国梦

——红军后人李启明专访

持:吴亚成

宾:李启明

间: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晚 20:00-22:00

点:身影榜样人物在线访谈QQ(108634701)

嘉宾简介

李启明,男,网名平民生, 1958年出生,河南省桐柏县平氏人。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人,鄂豫边党史、红军史研究学者。河南大学历史系。做过农民、教师、银行职员、企业管理者。文史哲、儒道释、经管均有涉猎。曾撰著过《农村基金会的管理和发展》、《读史补白》、《鄂豫边英雄谱》、《中国著名大学101》、《鄂豫边党史大事年表》等。2009年2月起,在网上寻找红军老战士(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及其子女,现已联络红军后人数十万,帮助了许多红军后人排解了生活中他们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拟筹建红军后人联谊会,联络更多的红军后人,一是弘扬红军精神,二是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之余,开展联谊,互帮互助,把日子过好,减轻党和国家的负担。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人,鄂豫边党史、红军史研究学者李启明老师,与我们一起聊聊鄂豫边红军史迹,以及探寻史迹背后的事迹。首先,请您跟网友打声招呼。

李启明: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很多网友对于自己城市的"红色史迹"都如数家珍,但是对于这一史迹背后所涉及的历史事件,以及历史事件对于中国革命进程所造成的影响或许不甚了解。您作为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人,鄂豫边党史、红军史研究学者,请您先谈谈鄂豫边建立的背景和当时的实际情况?

李启明: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诞生地小石岭位于邢集镇尖山村境内——这里地处信(阳)确(山)桐(柏)三县交界地带,素有“鸡鸣闻三市”、“一脚踏三县”之称。游击队的诞生、发展和壮大,有力地配合了红二十八军接连粉碎国民党反动派一次又一次的“清剿”,形成了豫南东、西部地区游击根据地的互相呼应,革命武装相互支援的大好形势,进一步推动了豫南游击战争的深入开展,为推倒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建立不可磨灭的功勋。

1936年1月4日,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在吴家尖山西北小石岭诞生,周骏鸣任队长,张星江兼任指导员,全队仅有长枪两支,短枪一支。游击队成立后,即以尖山为中心开展游击活动。首先开展了以打击最坏的土豪劣坤及其帮凶,夺取枪支的斗争。经过月余时间的活动,鄂豫边天目山一带民愤大的土豪劣坤及帮凶,基本被消灭殆尽,其余的也不敢兴风作浪。以吴家尖山为中心,确山瓦岗以南,桐柏回龙寺以东方圆数十里,已成为红军的游击根据地,游击队也发展壮大到30余人,编为两个步枪班,一个事务班,有枪10余支。

随后,红军游击队在鄂豫边省委的领导下,经过大小战斗无数次,虽几经挫折,但终化险为夷,不断发展壮大,到1937年9月,队伍迅速发展到300多人。后改编为“豫南人民抗日独立团”,在豫南大地上公开打出了抗日旗帜。

1963年4月,鄂豫边红军游击队诞生地被河南省人民政府确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学生、青少年前往瞻仰,缅怀先烈精神,接受传统教育。

主持人从1927年的秋收起义到1936年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建立,历经将近十年,就您了解的史料,请谈谈鄂豫边红军游击队为什么会被称为红色历史中的精彩名片?              

李启明: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组建于1936年1月4日,是鄂豫边省委书记张星江、仝中玉、王国华和军委书记周骏鸣亲手缔造的。它使鄂豫边桐柏山区成为主力红军长征后南方8省14块红色游击根据地之一,最终演变成抗日战争初期党在华中的战略支撑点,经彭雪枫、刘少奇、李先念改造,形成新四军二师、四师、五师的主要成分三师、七师的部分,所以称为红色历史中的精彩名片。

主持人据说您曾经在四处联系老红军及其后人,并准备开展联谊等活动。请谈谈您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李启明:我之所以这样做,还要先讲讲我的先辈们创建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辉煌及我的一次奔丧遭遇才促使我这样做的。

从1936年1月4日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组建至今,岁月如梭,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驰骋疆场的红军老战士越来越少了。记得2008年秋,江苏省射阳县102岁红军老战士马广德(鄂豫边红军游击队成员)辞世,我千里奔丧。亲眼看到了党和政府对红军战士关怀照顾得无微不至,作为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后人对党和政府感激不尽。但是也目睹了他的七个子女中有工作的五个全部下岗后生活的艰辛。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关键是换了新天以后,牺牲者的后代没有过上他们先辈设想的好日子。于是萌生了联络红军战士及其子女的念头。希望在党和政府关心照顾之余,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开展联谊,互相帮助,把日子过好,减轻党和国家的负担。

主持人请谈谈您具体是如何联系老红军和红军后代的?

李启明: 2009年2月1日我曾在网上写过寻找红军启事。得到了红军老战士及其子女的支持,并联系到大批红军老战士及其子女。现在看来,当时的着眼点是低了一点,面窄了一点。现在,我呼吁全国的红军老战士及其子女,大家互相转告,与我联系。

记得当时我的启事后面是这样呼吁的:凡看到启示的全国各地的红军老战士及其子女互相转告,凡看到启事的全国各地的八路军,新四军老战士及其子女相互转告,与李启明联系……

主持人您现在为研究红军史、纪念红军前辈走到了一起的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人有哪些呢?

李启明:泌阳红军后人马荣光,信阳红军后人汪泽先,广州红军后人刘洁,江苏红军后人马成忠、马成勇、马成岗,鄂豫支队独立营营长刘天松的孙子刘可身,上海红军后人胡宏宏,鄂豫边省委书记张星江的孙子张宁、张峰,鄂豫边红军游击队队长周骏鸣的儿子周东延,豫南抗日军政委王国华的儿子王雷生,鄂豫边红军游击队战委会主席牛得胜的后人牛坡、牛平芳等100余人,为弘扬红军精神,扶助红军后人,自觉不自觉地走到一起来了。现共联系身处民间的红军后人(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数应该有十万人。

主持人能不能用举例来谈一谈您和这些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人是如何交往的呢?

李启明:哈哈,说到与红军后人的交往,倒是有点传奇经历。当我在网上寻找红军后人时,泌阳马荣光、信阳汪泽先也在网上宣传红军前辈的事迹,并且他们与张宁、周东延、王雷生等已经有联系。五年来,我与马荣光、汪泽先跑遍了桐柏山周围的唐河、泌阳、确山、信阳、桐柏、新野、枣阳、随州、广水等县市的山山水水,查遍了九县市红色遗迹,得到了九县市党史办的帮助,整理出了《鄂豫边英雄谱》、《鄂豫边党史大事年表》等资料,查证了鄂豫边区(不含鄂北)尚有几百丘烈士墓散落于荒山野岭之中。

与张宁(鄂豫边省委书记张星江的孙子)相聚在唐河解放64周年的纪念大会上,此后不定期经常联系。与周东延的交往经过东关大刘(刘苏阳)介绍的,他看到我在网上寻找红军后人,就把周东延的联系方式给了我。在联络红军后人的过程中,得到了许多互不相识的人帮助,并且成为了好朋友。因为我们都是红军后人,血管里都流淌着红军的血液,都在帮助红军后人,都在替自己、替国家行善事,都在完成先辈“当年闹红平分天”的心愿。

主持人您作为红军后人,觉得社会应该如何去关心这些红军后代呢?

李启明:作为红军后代,我们的父辈亲人当年之所以冒着枪林弹雨、浴血疆场,经历三年游击战争、八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继而又参加国家建设、支持改革至今的共和国江山,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等下一代或亲属过上平等幸福的生活。因此,针对红军及其后代在现代社会中所存在、不可忽视的生活、生存问题,我们在力所能及地作出详尽调查后,将呼吁各级党政军有关部门和社会各阶层都来关心、关注、帮助之,并拿出系列行之有效的具体方法去解决他们所存的实际问题,以告慰先辈、和谐社会。

主持人就桐柏而言,作为革命老区,您认为应该如何保护这些红色文化资源呢?

李启明:确切说,把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列入重要议事日程,作为各级党组织必须履行的重要职责纳入考察考核内容,使红色文化旧址保护日益深入人心。

不过在桐柏,县委也多次强调,红色文化资源既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加强党的建设的重要载体,又是老区旅游文化的增长点,县域经济的原动力,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极其珍贵的精神资源,一定要从培养和造就具有高尚思想品质和良好道德修养的共产党员,确保几代人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确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后继有人兴旺发达的战略高度来深刻认识老区红色资源,切实搞好红色文化建设,进而实现老区经济的新突破。

主持人近年来,随着人民物质文化的逐步提高,“红色文化”开始复苏于中国人民的内心深处。您是如何看待的呢?

李启明: 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物质生活极大的提升,伴随着外来文化的“入侵”,有些新颖浮躁的因素与我们古老经典的中华文化激荡交织。社会中开始浮现了冷漠,出现了失望,甚至从内心深处,人们开始感觉空虚。也因此,人们开始追逐于那些曾经的理想、信仰和献身精神,并渴望从那些革命者身上发掘出他们虽然物质匮乏但精神富足的原因。这些我认为是很正常的现象,“红色文化”本来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民族精神的有机组成部分。只是“红色文化”究竟该以怎样的方式和角度来呈现还是一个有待研究的话题!

主持人您认为当今社会的追捧红色文化的意义是什么呢?

李启明:当今社会的追捧红色文化,归根结底,其意义总结认为有以下几点:

一、传承“红色文化”,解读革命历史,弘扬红军精神,有利于帮助人们了解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理合法性,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从而增强人们爱国爱党之心。

二、通过各种时尚的传播方方式,让人们亲力亲为,于娱乐中更好的参与到活动中来,以达到娱乐教育相结合的目的,使“红色文化”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三、深入发掘“红色文化”的传承价值功能,是培育新的民族精神的现实需要。以期在发掘和传承中,提高人们的文化素养,让人们产生共鸣和感动。在长期的生活中产生巨大的正外部效应。

四、“红色文化”具有强大的知名度和品牌效益。革命老区更是拥有众多的红色文化产业资源。通过红色文化活动的举办,以达到更好的宣传效应。将文化与发展相结合,既有利于文化的传播,也有利于将文化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推动鄂豫边区各县的经济发展。

主持人为了建立新中国,无数的烈士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们的心里跳动着共同的革命信念,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共同的革命精神。他们的牺牲决不能被人们所遗忘,而应该得到传承和发扬。您认为我们该如何去做呢?

李启明:我认为:

1、寻访革命老区的老革命者,倾听他们讲述曾经的革命故事,并让有关部门制成纪录片或书籍,散发给大家。

2、寻找革命老区现存的革命遗迹,拍摄相关照片,并由团队搜寻一些红色照片,举办一个照片展,以让大家缅怀渐渐淡忘的岁月。

3、在革命老区举办红色歌曲歌咏比赛,邀请社会团体来参与我们的比赛,通过红歌以缅怀革命精神,激发创业斗志。

4、在各种公共广场里播放红色经典电影,通过这些经典电影,能够唤起人们心中的革命精神。

主持人就您拟筹建红军后人联谊会而言,请谈谈具体的意义?

李启明:我们拟筹建红军后人联谊会,正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寻访老红军和红军的后代们,通过倾听这些感人的故事,再现恢宏的历史画卷,感受不变的爱国爱党情愫,记述红军后代们继承前辈光荣传统,艰苦拼搏、锐意创新的动人事迹,力图以时代的视角,更真切地领会红军精神的时代内涵。

主持人请您谈谈当今时代应该如何引导青少年去看待红军的故事呢?

李启明:红军的故事不仅是红军后代的感慨,更是今天青少年们共同的成长记忆。我觉得,今天再讲红军的故事,不是要让青少年们再去像红军那样去吃树皮、挖草根,卧冰爬雪,而是传承一种精神,“用前辈的精神继续完成我们中华民族复兴事业的梦”。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源潮在共青团十六届六中全会上讲话指出的那样,十八大报告要求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人民,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在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让青春焕发出绚丽的光彩。

主持人您作为红军后代,您想对您的下一代讲些什么吗?

李启明 我们的家乡,整个鄂豫边区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是革命的摇篮。当年,红军在这片热土上,抛头颅,洒热血,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换来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怎样做才不愧为红军后代,才对得起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呢?第一要好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第二还要学会做人,向榜样学习,从小做一个朴实、吃苦、感恩的红军后代。

主持人“我呼吁全国的红军老战士及其子女,大家互相转告,与我联系。”通过您的这个呼吁表达了天下红军是一家的团队精神,请您谈谈具体内涵吧?

李启明:这的确是表达了天下红军是一家的团队精神,表达了我们全国各地红军后代的那种割舍不断的血脉情谊。

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忽视精神和传统的继承和发扬,尤其是我们作为红军的后代,有责任也有义务担当起时代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这才是最实质的内涵!

主持人您作为红军后人,您打算今后怎么做呢?

李启明:  我们的前辈们都先后离去,作为一种民族之魂的伟大红军精神,要靠我们千百万人去继承,去发扬!我们作为红军的后人更没有理由在这里沉默,更没有理由逃避这个责任.我们必须尽自己的微薄力量,为我们英雄的父辈们做点事情,为我们的后人,更为国家做点有意义事情!

主持人您作为“红军后代”,请您谈谈我们为什么会对红军及其红军的故事都有这样浓厚的情结

李启明:的确如此,我们红军后代、还有所有的中华儿女都有这个情结!

现在我们挖掘的是红军的精神;我们要将红军精神理直气壮地宣传、传播、继承、发扬、壮大。那么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历史,在追寻红军的悲壮历史,在用现代人的眼光和头脑,去印证当年的伟大壮举!

主持人:我们现在宣讲的“红军精神”应该包括所有当年红军的故事;包括红军的长征;包括与红军有关的全部历史……对于这些您是如何理解的?我们的前辈为我们留下了不朽的“红军精神”,我们这一代会为后代留下什么呢?

李启明我们现在宣讲的“红军精神” 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不可分割的。像长征,也是全体红军将士的长征……

我们这一代传承的“红军精神”,也应该让我们的后代接过去、传下去。让“红军精神”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专访!这是一支伟大的军队,自诞生之日起,他们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军队、日本侵略军、以联合国军为名义的美帝国主义军队。这支军队曾先后改名为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志愿军,与它的历史相伴随的是一连串辉煌的胜利,它打败了反动者,赶走了侵略者,建立了全新的国家,保卫了自己的主权和领土。由于装备落后,它曾经被人讥讽为“共匪”、“泥腿子”、“土八路”、“小米加步枪”,但它不争辩,只用事实说话。它用敌人的惨败,自己的胜利,证明了自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军队,它就是中国工农红军——创造了一个个奇迹的伟大团队!

我是主持人吴亚成,本期采访到此结束,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