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榜样社群建设和榜样文化工作先进工作者、优秀管理者评选活动揭晓  第四届全国榜样春晚延后举行  第四届全国榜样大会在京举行  【中国教育台报道】第八届全国榜样代表大会:以榜样的力量引领前行  2019榜样大会6月将在京举行  2020第一次全国榜样文化工作理事在线扩大会议2月19日在北京召开!  2019年1月19日,2019榜样春晚在京成功录制  2018年6月,《2017年度身影全国榜样人物访谈录》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2018年9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委员会复函,同意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食品发展协同创新工程办公室受邀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2019榜样春晚  2018榜样大会定于2018年6月16日在北京召开  2018年3月12日中央电视台以《榜样的力量》为题推出2018榜样春晚特别专题  2018年1月18日2018榜样春晚在北京录制成功  2017年2月,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决定第五届中华榜样论坛于2017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委会榜样文化项目专家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6年11月18日下午14:00,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身影》节目中心、《晋京榜》全国社区文化大舞台系列活动组委会和中华榜样论坛组委会主办的2017华人好春晚在北京博纳星辉剧场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6日,经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批复,正式成立中国社文委榜样文化项目办公室,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华儿童文化促进会考评委员会副会长杨少君担任主任。  2016年11月2日,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约谈《身影》节目总监制杨少君,就《身影》节目的未来发展给予了诸多指导和意见。  2016年10月29日下午14:30,《身影》节目应邀组建中华榜样朗诵艺术团参加北京电视台等单位主办的“寻找首都最美小义工”活动启动仪式,杨少君、李德胜作为与会嘉宾接受小义工佩戴红领巾,并共同宣誓。  2016年10月16日,由文化部备案、中国食品文化研究会和中国老年学会科学养生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老年节久久老年会邀请中华榜样艺术团参加演出。  2015年12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身影>是怎么成为“榜样栏目”的》为题报道了《身影》节目的发展历程!  2010年7月,《身影》节目被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选进《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精选》  2015年11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管的中国网以《“榜样驿站”将在全国设立》为题报道了中华榜样论坛在全国设立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工作。  2015年12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了《身影》节目对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的访谈。  2015-12-30,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网对中华榜样论坛在革命老区涞水设立全国榜样文化传播驿站的报道。  2010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向共青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全国铁道团委,全国民航团委,中央金融团工委,中央企业团工委等单位发文中青办发【2010】53号文件,推广《身影》节目工作经验(《四类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大纲>附案例集》)。  2017年6月16-18日2017榜样文化交流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由榜样驿站(北京)总部委托申请《榜样档案》41类商标获准注册  2019年3月18日,第八届国际诚信节在北京成功召开 
首页
新闻详情

第214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大洼作家

 第214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身影》节目


  大洼作家


  ——访中国大洼文学领军作家张华北


  主 持:红领戴


  嘉 宾:张华北


  时 间:2014年1月26日 晚20:00-22:00


  地 点: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在线群(QQ:108634701)


  【嘉宾简介】


  张华北,男,笔名北夫,原籍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共和国同龄人。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原河北省国营南大港农场办公室主任,高级经济师职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学会理事、河北作协会员、河北散文学会副会长、沧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有民间文学集《神鞭赶水》、《中国历代名家散文大系•清卷》注释、《纪晓岚全集•史通削繁》点校、《中华散文大辞典•清代名篇》。散文集《大洼如歌》、《大洼行吟》、《父亲树》、《蓝天飞来丹顶鹤》等。作品多发表在《中华散文》、《美文》、《文化月刊》、《散文百家》、《河北日版》、《燕赵晚报》、《沧州日报》、《沧州晚报》等二十多家报刊。


  作品获河北省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散文名作奖一等奖,第二届、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英奖一等奖,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等全国、省级奖项。作品入选《中华散文大辞典》辞目、2003、2005《中国散文年选》、当代散文家选集《名家笔下的灵性文字•致小鸟》、《我最喜欢的散文100篇》、《中国当代散文精选》等全国选本。代表作有散文《秋声秋色里的大苇洼》、《大洼治蝗》、《洼里黄牛》、《大洼秋韵》、《大洼之草》、《当狗依附了人》、《九秋芦花》等。


  散文尤以渤海沿岸大草洼等生态散文为特色,风格细腻而厚重。人民日报(2005-9-20)报道:“专家认为,张华北长期生活工作于广袤的湿地大洼,他是观察细致、生活气息浓郁的散文作家,在生活与艺术的结合上达到了令人瞩目的境界。他善于将自然、社会、人类有机地融为一体,展示了作品的道德和理想之美,是一位很有特色的散文作家。”


  主持人: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在线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红领戴。2014年1月,《2013年度身影榜样人物访谈录》一书与广大读者终于见面了。该书收集了2013年度《身影》在线访谈节目的48位嘉宾的青春故事,他们或爱岗奉献、敬业进取、乐于助人,或热爱公益、自强不息、见义勇为……


  身影人的终极目的是:要打造一个榜样的团队,以这样的团队来凝聚更大的榜样群体,为全体公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建树服务,为青年一代的成长成才提供仿效的楷模,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促进和谐社会建设和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2014年,《身影》计划将邀请更多领域专家学者加入到《身影》的事业里来,全面科学地指导《身影》节目的发展。


  而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就是中国大洼文学的领军作家张华北老师。有请张华北老师——


  张华北: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2008年9月9日,一篇不足三千字的散文《秋声秋色里的大苇洼》荣誉中国散文界的最高奖——“冰心散文奖”。这奖项的获得,一下子将读者的眼光吸引到了一个崭新的文学领域——大洼文学,而中国大洼文学的领军作家就是张华北老师。


  张华北:《秋声秋色里的大苇洼》这篇文字创作于2005年,同年发表在第12期《散文百家》杂志。


  主持人:当时评委是怎么点评您的这篇文章的?


  张华北:记不清了。但确实这篇散文的获奖,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大洼,关注大洼文学。


  主持人:但在2005年9月,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石英先生就对您的这篇散文就大加褒奖。他在“张华北散文艺术研讨会”上发言中特意提到了这篇文章的片段。他说,他很欣赏这样明丽、温柔而灵动的文字:“真正的苇洼绝然不同于诗人的纸上情怀。孟秋,大苇洼刚刚从连日炎阳的蒸烤后,有了一丝的喘息。无边无际的绿在晨曦下浩浩荡荡如绿透了的海,苇尖上挂上了一层淡淡的亮色,那是阳光爱意下羞涩的点缀。雾霭溶溶的、柔柔的,像美人梦醒时看苇洼那蒙眬的感觉。静静听来,‘吱吱……’‘咯咯……’,声音微小,如若即若离的幽灵……”


  石英先生说:“华北同志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坚守大洼,并以大洼为基地,伸张他在散文领域的创作天地。他立足于生活化,着眼于具象化,并加以提炼与升华,创作出湿地文化的独特品位。”


  张华北:石英老师过奖了。


  主持人:其实您不是土生土长的大洼人,您的祖籍是湖北,您出生在四川省的合江县。您能给我们讲讲您到大洼的过程和您眼中的大洼吗?


  张华北:我出生在四川南部的合江县。我的祖籍是湖北省麻城。清朝初期我们祖上迁到了四川,迁到那以后呢,就在那里安家落户。我出生的时候呢,刚刚解放。我是个遗腹族,我的父亲在出生前5个月就去世了。从小呢,我的母亲带着我和我的哥哥含辛茹苦,就这样过来的。然后到了1961年的时候呢,我母亲再婚,我们就来到了北方。我这个继父呢是咱们南大港一个技术专家。我的生父呢原来也是一个大学生,后来在重庆工作的时候病逝了。我这个继父呢,复旦大学毕业生,当时在咱们这个地方开垦农场,他是上级派来的一个农业专家。我们来了以后呢,当时这个地方呢,58年底吧,是建立农场,我们是61年6月份到的这个地方。来到以后呢,看到这个地方呢是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当时黄骅这个地方我们住了一晚,然后第二天早上就背着小包,也没有车,那个时候,就顺着一条土路,走到南大港,30多里地,走过去的,第一次到南大港是走进去的。一直走到南大港,背着小包到南大港以后,走进南大港,就再也没有离开南大港。就是说一步踏进这样一块神奇的土地上,就再也没有走出南大港。为什么呢,因为南大港把我自己吸引住了。


  主持人:那么南大港这块洼地,又有哪些迷人的东西以至于吸引住张华北老师的呢?让我们一起欣赏一段张华北老师笔下的南大港大苇洼:


  暑湿在苇洼里一天天消弭,那浓重的黯绿渐渐褪去,苇洼弥漫一层蒙蒙融和的土黄,整个大洼像穿了一身褪色的衣装。唯独苇穗已丰满地披散开来。仲秋午后的斜阳下,泛着那么一层亮眼的光泽,那如金属般的色彩令你的心一阵舒畅的灵动。“呷呷、呷呷”“呱哇、呱哇、呱哇呱哇”,苇洼深处,一声声野鸭鸣叫,在苇丛里此起彼伏。“噗噗噗”、“噗噗噗”,群群野鸭擦着苇尖费力地起飞,“啪啪啪”,野鸭拍打着水面斜斜地飞起,其中一只在跃过我的头顶时,用晶亮的眼光和我作了一下对视。它一身芦花色,深黄的两脚蜷伸在尾下,双翅急促地扇动。几十只,上百只,一时成阵,呼侣鸣群,渐行渐远。苍鹭惊起时是无须助飞的,翅膀缓慢但有力地几下扇动,即腾起远去。长脚下垂伸出,脖颈变换成一个优雅的曲线。红脚鹬在浅泊中显得那么沉稳,麻色斑点的羽毛配一副红色长腿,那么悠闲自得。几乎在人们伸手可及时,几十只翩翩而起,又翩翩而落,不远的水草又给它们一片新的宁静。我如果是一只水禽,广袤的大苇洼是我理想的家,在我看来,芦苇荡高大得像南方的竹海。芦苇有竹的外型,竹般的叶,但披散开的长穗比竹更为优美。在水的润泽下,比竹海更加壮阔和富有灵性。


  读着上面的文字,我想我们的节目前的网友和我都被您笔下的南大港大洼地感染了。我看到出,华北老师的眼里涌动着一层亮亮的热泪。是历历在目的回忆?是脉脉温情的感恩?


  张华北:从小吧,我在这里,那个时候,农场已经开垦耕地,开垦土地。然后种植水稻。咱们这里呢,有一片天然的大草洼,这个大洼当时很大很大的,应该说是有32万亩,这样一个古老的大洼,周边打上堤以后啊就蓄水,当时从运河引水,然后呢在周边开垦农田,种植水稻。咱们这个国家呢,当时也是解放初期吧,也是为了增加粮食,提出“以粮为纲”这样的口号。所以这个地方呢相继建立起两个农场,一个是中捷友谊农场,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在1956年建立的农场,然后1958年底呢,就建立南大港农场。南大港农场呢,当时是黄骅县级农场,后来几年以后呢就归沧州地区了,以后呢又归到河北省农垦局。


  这个农场呢建立起来以后呢主要是种水稻,我父亲当时是搞农业的技术专家,所以我们过来以后呢,就一直生活在这里,我在这里上完小学,上完小学以后呢,然后在我母亲工作的单位上了农业技术中学。这个学校呢,是个半耕半读的学校,上午上课,下午去劳动。当时我们校园地呢有150多亩耕地稻田。然后我们很小啊,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每天下地去插秧,拔草,撒化肥,到秋季呢去割稻。然后到场上打稻。然后收获,然后我们要吃自己种的粮食。吃自己种的大米。那个时候,因为建一个大洼甸吗,这里的水挺好,它的水都是淡水,鱼很多,芦苇很多,再加上我们周边水稻的丰收,当时确实是咱们北方地区的一个鱼米之乡。有鱼有米,鱼米之乡。而且这里的大米吧,当时因为农场产量很高啊,每一亩都是七八百斤。而且水稻的质量特别好,它和天津的小站是一个品种。生产出来后都标上小站大米的标牌交给国家。是小站米的生产基地。


  每年一到秋季,真是太好了。满地金黄啊,百里飘着稻香,而且大洼里的那个鱼啊也吃不完。各种鱼都有!!我曾经回家的时候在大堤上,那个鱼,它就是蹦到大堤上来了。然后我们逮回家去.三四斤的大鱼,蹦出来,就那样!那个时候感觉特别好,那时候这里也是一个很富庶的一个地方。


  主持人:张华北老师在南大港整整生活了50多年,在这50多年里,张华北老师先后从事过农民、技师、财务、工人、宣传员、统计员、计划员、场党办副主任,场党政办室副主任、主任。在这50多年里,他见证了农场建设和开拓,以及各个时期的发展。他目睹了南大港从过去的一个比较偏僻落后的地方,建设成为现在的渤海湾的明珠的整个过程。那么,华北老师,什么时候大洼这种瑰美启蒙您的写作的呢?


  张华北:初中毕业后,到过生产队,初中毕业后,就到了1966年,正好我们7月份毕业嘛,当时文化大革命嘛,全国已经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这个时候呢我就到了一个生产队参加劳动,就没有上学的那个环境了。这个生产队呢是我们农场最西边的一个生产队,这个生产队是个职工队,都是外地人,有食堂有宿舍,在那里呢可以吃可以住。也不用回家,离家呢有个十几里地。我在那里呢,又生活了六年。在这六年当中呢,我和生产队的职工们一起劳动,砍个高粱,割个小麦,打个草,修个河,抬个大筐,修个台田,脱个皮……什么活都干过。所以我在这六年时间,就把我一个四川的小少年郎真正改为一个大洼人。


  主持人:呵呵,听着张华北老师这么一讲,我相信大家都有移居南大港的念头了。好的,那么,南大港洼地又给张华北老师留下怎样美好的痕迹呢。让我们再欣赏一段张华北老师的散文:


  夕阳西下,静谧的苇丛边不甘寂寞的蝈蝈在衷情地唱,“吱吱——吱——”,声音悠长间一个小小停顿。在一片片枯黄的狗尾草下,你可轻易地捉住一只两只,它们极不情愿地蹬蹬强劲的后腿,弹得你手心痒痒的。如果说它们是笨拙的琴师,那么蛐蛐儿演奏自然高明了许多,“瞿瞿瞿瞿嘁嘁嘁嘁”“瞿瞿——”“瞿瞿——”,那声音富有节奏感,频率间隔又那么准确,音调柔美而具有磁性。生物学家说它们的声响来自翅膀的摩擦,洼民则说它们唱的是“拆拆洗洗拆拆洗洗”,告示人们拆洗衣裳准备冬装。苇莺在苇尖掠过,“啾啾嘻”“啾啾嘻”,飞上洼边的树梢。几只戴胜在土路上沉默地站立,黑白相间的羽毛在夕阳下闪着光,棕黄的头冠高挺着,一副高傲的绅士风度。在人们即将踩上它们时,腾起远去,像和你逗趣。在这些鸟儿、鸣虫的参与下,苇洼自然生机勃勃。


  大苇洼黄了,像黄熟的麦田,季秋的凉意笼罩了整个大洼,熟金的色彩令人眩目。芦花绽放开来,银絮飘飞,在你的头上、脸上、衣襟、手心。几朵飘忽而至的絮花挂上了睫毛,摘下它,怜惜地把它放飞,心里惬意得很。逆光望去,金色的芦荡上浮托一层银絮,分明又是一个银妆素裹的大洼。金与银巧妙地结合,在色泽的变化中展示了一副大气磅礴之美。难怪元诗人耶律楚材赞叹“潇湘一片芦花秋,雪浪银涛无尽头”。夕阳慢慢沉入芦荡,天边几条带状的霞由嫣红渐渐变作银灰再到灰黯。晚风从渤海滩边悄然而至,“唏唏”“唰唰”、“唏唏”“唰唰”,风声是借着苇茎的摇动和苇叶的摩擦表露的。“沙——沙——”“沙——沙——”,风声一片,应该说是苇荡夜曲的和声响成一片,和声伴着凉意远远近近、绵绵眇眇。“噌”“噌”,水泊里群虾在追逐中跃起,声如琴弦短促的一颤,转瞬间又杳无声息。在小小的涟漪即将散尽时,水面跃起一段硕大的鱼身,银光直立地一闪,“嘭——”,声如洪钟大吕,伴着风声传得那么悠长。“嘎啊——”“嘎啊——”,鹤群一阵骚动,似在印证“风声鹤唳”的那句成语。


  石英先生在《生活与艺术如此谐和》一文中这样称道张华北老师的散文:“华北同志是一位观察细致、触觉敏锐、生活气息浓郁、语言文字优美的散文作家。他具备十分独到的生活拥有,极为擅长表达方式,写出了一个不同一般的小世界——与大洼形同亲情的艺术世界。”


  张华北老师在《九秋》散文集的《跋》中这样感慨地写到:


  大洼是我文学生命的绿洲。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禽一兽、一游鱼、一奔兔、一芦草,无不是天设地造,它们的生命连接着亿万斯年前生命的诞生,延续着亿万斯年后的生命的进化。人在这里怎不是生命中的一员,只是更加赋予了智慧和理性。当这种对大洼的热爱深入到我的心底,那种创作的热望也就在根深蒂固的嫁接中萌发。而这根越扎越深,吮吸着大洼无尽的营养。


  张华北:是的,《九秋》实2013年6月由华文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散文集。这个《跋》,我当时还加了一个副标题:——我文学生命的绿洲。


  主持人:那么什么是大洼呢,它和南大港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张华北:南大港有片大洼地,这片大洼地是历史遗留的大洼地,追溯历史,它这个地方呢,在十万五千年以前是森林和草原。后来地壳变迁,这个地方呢又经历了三次海侵。海侵就是海漫上来了,把这个地方淹没了。这三次海侵呢,一次是献县海侵,一次是沧县海侵,最后一次是黄骅海侵。三次海侵,海岸线逐步东移,在距今四千多年以前呢,大禹治水的时候呢,在山东以北,天津以南,渤海湾的西部,伯九河就是他治水,疏通了九条河道,把大陆的水从这里排泄下去。大禹治水以后呢定九州,这个地方呢就成为齐燕交界的地方。这个海边呢形成了很多洼淀区,从天津以南到山东以北都是一些洼淀区。我们这里就形成了比较大的洼淀,南大港这一片呢,过去历史上不叫南大港,它就是咱们海边比较著名的大洼淀。在1957年呢,黄骅县为了改变这片洼淀区,因为这个大洼淀也是蝗虫滋生的地方。就周围打上堤中间蓄上水,周边开垦成耕地种水稻。因为水可以抑制蝗虫的生长。所以这样呢,1957年呢就建了两大水库,一个是北大港水库,一个是南大港水库。这个大港的意思呢并不是海港的意思,是湖泊的意思,是大洼淀的意思。1958年建立南大港人民公社,1958年年底底建立南大港农场。当时呢抽调了周边很多的转复军人还有技术干部,这样呢,就把过去的人民公社改造成一个国营农场。


  主持人:在这样一块荒芜的土地上,您当时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学生,是如何萌生写作的念头的?


  张华北:我在这里呢,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对这片大洼地非常有感情。也觉得这块土地给我一种灵感。而且我从小就比较爱好写作,小学四五年级吧就比较喜欢写作文,作文也写得比较好。大了以后呢,对文学就更爱好。上初中的时候就看了很多书,那个时候在这样一个农场看书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没有太多的书。人也少,只有几万人。但是我就到处找书看,反正学校图书室的书我都翻遍了。然后就到同学家里朋友家里去借书看。有一次,我到了一个会计那里,猛然看到了一本书,是《史记选》,是司马迁的《史记》的选本,后来我就如获至宝,就借回家看,看了以后了我还了回去,但是过了两个月,我又去把他借来了。呵呵。后来那会计就说,你别还我了,你喜欢就给你吧。就把这本书送给我了,而且这本书一直伴随我珍藏到现在。后来,我通过电大,完成了英语单科考试,并取得了现代汉语言的大学文凭。


  通过这些学习,再加上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情感,我就开始写很多文学作品。我记得最早的一篇文学作品是在办糖酒厂时候,在厂报上发表的。写了一篇小小说,反映工厂里面工人生活的。正式用铅字发表的,是咱们农场啊当时办的一个文学期刊。叫《燕哨》,是铅字版的,我第一在这个铅字版的杂志发表作品。


  主持人:据说您的文学启蒙老师是何向久老师和田松林老师?是这样吗?


  张华北:当时我认识了从黄骅调过来的何向久老师。作为一个朋友吧,他是在文化馆工作。另外还有田松林老师,和他们认识以后呢,就经常去拜访他们,向他们学习。这样呢,我就开始学写作,一个是写诗歌,一个是写小说。1978年到1979年中间,我写了三部中篇小说。每一篇大致在2万字左右。以后呢又写了散文,还有报告文学。真正把我的创作转向散文呢,是在1999年。1999年我在沧州晚报发表了一篇反映大洼人生活的散文,叫《大洼轶事》。第一篇在沧州晚报发表以后呢,就把我对于文学的那种爱好就逐步地焕发出来了。这样呢,就不断的写散文,我而且我把主题就放在这篇大洼。我写就写我生活过的这样一片土地。这样一片神圣的土地,这样给我从少年一直走到青年,这样一片滋养我的土地。所以,很多篇幅都是以这片大洼为题材。包括大洼的动物,大洼的植物,还有大洼周边的人和事。我在不断地挖掘,我觉得大洼这样像一个聚宝盆,我是向下挖,而不是向周边。我用手随便地淘出一把泥沙,每一把泥沙里都闪烁着金光闪闪的沙粒,我随便在洼里拔下一棵芦草,这棵芦草都散发着一股清香。它给我的灵感可以说随处可见。从1999年一直到现在,15年的时间,我写了很多的散文,这些散文百分之七八十都发表了。我现在已经出了七本书,第一本是民间故事集,当时和另外一个人搜集了大洼周边很多的民间故事。叫《神鞭赶水》。后来就出了6本散文集,第一本是《大洼如歌》,20多万字,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然后是《大洼行吟》、《丹顶鹤的那些事儿》、《九秋芦花》、《九秋》、《肖冰梅传》。另外参编了几部国家级的大型图书,一个是《中国古代名家散文大系-清代卷》,另外还有《纪晓岚全集》。通过这些创作,也获得了社会的认可。


  作品先后获河北省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散文名作奖一等奖,第二届、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英奖一等奖,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等全国、省级奖项。


  主持人:冰心散文奖是与“茅盾文学奖”(长篇小说类)、“鲁迅文学奖”(中、短篇小说)并列的我国文学界散文类最高奖项。也是中国目前中国散文单项评奖的最高奖。先后有贾平凹、肖复兴、阎纲、赵丽宏、铁凝、迟子建、张胜友等获得此殊荣。那么广大网友都希望您能结合您的作品,给大家谈谈散文写作。


  张华北:写散文吧,散文是非常好写的,就是说非常好进入。退休的老人想写散文,他们拿起笔来也能写。把他们的生活经历写出来就是散文。有很多年轻人阅历并不深,但是他们也能写。简洁地抒发他们的思想感情。而且中国,从咱们小学开始,很多语文课本里面的文章,绝大部分都是散文。散文,一个是它的历史传承比较悠久,他从先秦一直到现在,它有很悠久的历史。在古代它留下了很多精美的篇章。另外呢,散文的创作,它不拘一格。它题材还比较广泛,它可以写各个方面,而且呢,它可以用很多修辞的方法。相比这些文学的题材呢,应该说是比较好进入。但是写好散文,我觉得不容易。写好散文呢,你应该具备几个方面基本的素质。一个你应该有丰富的知识的素养,就是说你写的东西不能肤浅,你写的东西应该给读者更多的知识面。你所写的东西应该在人们的心里留下记忆的痕迹。另外,你应该在文笔上追求一种美。当然,我说的散文语言的美,就是文笔的美,它并不是说,要写的非常漂亮。因为散文每个人可以形成自己的风格。但这种风格,你起码可以使朴实的语言,同时你也可以把它写的非常精美。就像一个雕塑一样,它非常非常得精致。给人一种艺术,一种享受。我想说的是,作为散文,你喜欢的不管是朴实的也好,不管是精致也好,只要你把你真实的情感揉进你的文章。你能把这个真实的事物,用你的体会你的感悟把它真实的写出来,这就是好的文章。同时呢,我感到散文应该有很好的意境。这个意境呢,就是这篇文章,你到底想给读者什么东西。你想用什么东西来影响读者。我觉得呢,一篇好的散文,应该给读者真善美的东西。以蓬勃向上的东西,以充满着人类生机的这样一些东西。而不要把那些污秽的东西,低沉的东西给别人。就是说,通过看到你的文章,能够看到的是一个蓬勃向上的这样一种精神在里边。在散文写作中,我崇尚两个方面,一个是厚重,一个是细腻。我说所谓细腻呢,就是在读者心灵上划上一个痕,让他记住我在这篇文章中比较好的几个点就可以了。他可能在某个时间能够回想到我这篇文章中的几个点,我这篇文章就算成功了。


  主持人:华北老师的讲解,让我们受益匪浅。让我们再次欣赏华北老师《洼里麻雀》中的一段精美文字:


  树叶黄了,小风吹过,树下一夜的积叶翻卷着缓缓落下路坡,落下水渠,在闪动着晨光的水波里飘荡,如悠悠的船队渐渐远去。晨风有些寒意,但早起的麻雀家族的成员们纷纷钻出了看洼人的土屋檐,三三两两落在树叉,唧唧喳喳地唱着只有它们听得懂的歌,赶走一夜的慵懒;时而梳理一下有些杂乱的羽翅,换一个精神百倍的精灵迎接一个新的晨。千百年了,它们在大洼里生生不息,感谢大洼人那高高低低的屋檐。它们很容易掏去几棵苇秸,啄去一些浮土,衔来草洼的狗尾草、榆树叶和毛茸茸的芦花,蓄一个舒舒服服的家。秋阳升得高了,蜘蛛从横逸枝叉上那残破的网里撤离,抑郁地伏在斑驳的树孔下;螳螂呆板地缓缓地爬上草尖,静得毫无声息;蚂蚱懵懂地腾起,东一只、西一个,显得那么形单影只。麻雀唱得更响亮了,从一片树丛忽地飞到另一片树丛,它们的小兵团转移敏捷异常。有这么多秋虫作伴,它们浑身热躁,不会为积聚过冬的热能担忧。正午,太阳挂上了最高的那棵树梢。它们感觉了阳光的刺目,炎热似乎又返回到酷夏,只不过没有夏日的溽热。大毛是那只羽毛有些发亮两颊深褐圆点硕大的麻雀,它扇动了几下翅膀,似乎整棵树都在晃动,黄叶簌簌而下。它腾地飞去河边,十几只麻雀快速地跟进,神速得令人惊异。河水有些涩涩的,但比起春天的河水好喝得多。它们躲在树荫下,让光线由身边滑过。千百年了,它们过惯了草洼的生活,还得感谢大洼人的勤劳,栽植起任它们登高远眺的树林。


  张华北:比如说,我在写《洼里麻雀》的时候,麻雀本来说人们眼里微不足道的一个鸟类,人们根本看不起它,但是我在文章里,就把这个麻雀,从它在洼里出生,一直到它误食人们拌了农药种以后,最后死掉了。就是从出生到到死,我把它写成一篇四千多字的散文,这篇散文呢,如果你说它是虚构的也好,你说它真实的也好,我认为都可以。


  我认为我就是把这种鸟类它的生活场景,把它概括起来。你看到了它,其实是你真正体验到了一个人在它的小小的心灵中,它是怎样反映它的生存价值的。所以,我在里面有一个场景是精雕细琢了。文章里面的一只麻雀,命名为大毛。“当它飞一棵细弱的旱柳枝,下冲的力使柳枝大幅度地上下颤动后又轻轻地弹动,直至静止”,就这样一个场景,很细致地刻画了一个很小的鸟它落在一根小枝条上的场景。这个场景是我在观察中看到的一个场景。让读者看后,好像看到了一张照片。


  主持人:那么,华北老师。您刚才提到的“厚重”又是什么呢


  张华北:“厚重”也是这样的,你的文章不能浅薄。你看到了一个普通的标题,但是你看起文章来并不普通。它里面包含了很多很多的内容。比如说我写那篇《洼里黄牛》,这篇也是得过河北省的一等奖。《洼里黄牛》就是写一个小牛自它出生以后,和他母亲在一起生活的场景,以及它和其它牲畜在一起生长的场景。从它劳动,到它不能劳动。被遗弃到洼里的这些场景。我把它组成了一篇文章。这个实际上,我写的是一个动物吧,但是实际上是写的洼里的人。洼里的人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生生不息地在这里生活。他从小到大,受长辈的熏陶,接受了长辈的衣钵,然后一代一代地走过来。


  通过这些有很细腻的刻画,有很多方面的联想,来增加我们的文章的可读性和感染力。很多人问我写作的诀窍是什么,我说我没有什么诀窍,我很执着地在这片大洼里来写。我把这片大洼作为我的一片自留地,就是说我就经营这片自留地,我把它种好。我把这片大洼写美,写好。同时我把我的这份情感全部揉进这片大洼里去。揉进我的文字里去。我说这就是我的诀窍。


  主持人:2005年9月20日人民日报的报道中这样评价张华北老师:“专家认为,张华北长期生活工作于广袤的湿地大洼,他是观察细致、生活气息浓郁的散文作家,在生活与艺术的结合上达到了令人瞩目的境界。他善于将自然、社会、人类有机地融为一体,展示了作品的道德和理想之美,是一位很有特色的散文作家。”


  感谢华北老师和我们的精彩分享。其实华北老师的写作已经不仅仅是大洼文学,而是生态文学\生态文化。大洼也不再仅仅是文学的大洼,它已经在华北老师和众多大洼作家的耕耘下,成为了一片具有生态文明和艺术文明的土地。也成为沧州,乃至河北的一张名片。再次感谢华北老师和我们的精彩分享。我是主持人红领戴,下期再见。